用徐庶对付荀攸加上自己来就已经强大到可以压

多盈娱乐平台娱乐 admin 浏览

小编:额?曹丕有些奇怪,疑惑的看着荀攸,道:刚才义父的口气就已经是不同意与李林交战了?怎么会? 荀攸缓缓的闭上眼睛,幽幽道:因为不打!以后我们将更加没有机会打啦!丕儿!

    “额?”曹丕有些奇怪,疑惑的看着荀攸,道:“刚才义父的口气就已经是不同意与李林交战了?怎么会?”
 
    荀攸缓缓的闭上眼睛,幽幽道:“因为不打!以后我们将更加没有机会打啦!丕儿!”
 
    “义父!你!”曹丕惊诧的看着荀攸。
 
    荀攸的话还不明白吗?李林已经也来越强大了,越是困境,反而早就了李林的抓紧壮大,荀攸已经逐渐的明白,可能就算是老主公曹操活过来,现在他们也已经完全不是李林的对手,而李林何人?只要是他喘息过来,下一步,不是荆州,便是扬州,但是这曹丕,在李林眼里不过是一个不够塞牙缝的肉丁而已,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打!只有打才有机会,才有挣扎的机会,先下手为强,等到李林有一天打到家门的时候,难道荀攸还要带着曹丕继续跑?或者是投降?显然,这两条路都是死路,李林不会再给曹军一次太跑的机会,而投降,那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战一场。
 
    “宁可玉碎不可瓦全啊!”荀攸喃喃自语一声。
 
    荀攸是没有诸葛亮那般的智慧,知道让刘备暂时的隐忍可以有朝一日飞黄腾达,这也是因为曹丕一方的落差太过巨大,而刘备一直都是一衰到底,所以刘备更加的会人,但是曹丕这边,荀攸知道,就算是自己暂时的劝阻,也是无法扭转局面,莫不如孤注一掷的打一场,就算是不能撼动大树,也要在大树上钻两个窟窿!
 
    曹丕听了荀攸的话,更是震惊,当即单膝跪地,激动道:“义父!还望义父帮我!”
 
    荀攸赶紧起身,一把扶住曹丕,道:“丕儿!莫要这般!莫要这般!”说着,将曹丕轻轻扶了起来,荀攸轻声道:“丕儿啊!义父是多么不愿意让你去跟李林作战啊!但是义父真的老了,在不帮你,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帮了!这一次,你义父一定倾尽所有!一定要帮丕儿……一定要帮丕儿!”
 
    “多谢义父!”曹丕虽然不知道荀攸的话其中的深意,但是荀攸那般感人的话,曹丕怎能承受…………
 
    在兖州地界,一条长长的车队在官道上行驶着,上面的一支支旗帜随着轻抚的春风飘荡,已经让看到的人暗花缭乱,不错,这正是天子东巡的銮驾所在,一路东进,春日和煦的阳光让众人都十分的惬意,一路上的风土人情,更是让这样的旅行不再枯燥,加上强大的护卫团队,更是没有贼寇敢肆扰,所以整个车队的每个人都是十分的惬意和舒适。
 
    “嘿嘿!来来来!你又输啦!”就看到正中心,乃是最华丽的车架之中,一阵阵的笑声响起,周围的跟着行走的太监宫女侧目看看,随即有低下头,接着跟着车架走。
 
    六匹马的车架就是华丽,但是这车架中的两个人,可是很不搭配这车架的样子。
 
    二人一大一小,中间隔着一个棋盘,大的坏笑的看着那个小的,而小的则是受托着腮帮子,很是生气的看着眼前的棋盘。
 
    “你看!又输了吧!你都输了你多久的零用钱啦!”大的打趣的对小的说道。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小的则是一脸的不服气,一个劲的盯着地盘,想着自己刚才是哪一步下错了…………
 
 第二百一十八章 泰山祭天(3)
 
    “哪有什么不可能,输了就是输了!”李林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小孩。
 
    可能不少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很惊讶,因为那个小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天子,被李林扶起来的傀儡皇帝,按理说,傀儡皇帝,那是相当悲催的,就像是汉献帝,先后落在了董卓,李傕郭汜和曹操的手中,最后又是被司马懿害死在许田,几乎短暂的一生里面,刘协都是伴随着痛苦,恐惧而生存下来的,可是就看眼前的这个小皇帝,俩上依旧是他一个小孩子应该有的天真无邪,而再看一边的李林,那个样子,也几乎接近小孩子的智商了,可以说,李林虽然把他当成一个傀儡,但是并没有就把眼前的这个孩子当成工具,孩子就是孩子,李林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看,虽然他是刘和的后代,但是李林连跟自己有杀父之仇的夏侯霸都敢守了做义子,再多一个也不算什么了,对付孩子,李林有自己的一套,既然要利用他,那干嘛不把他哄得也开心一点呢?李林很是不理解为啥当年刘协会为啥那么害怕董卓,估计是董卓上的巨难看,小孩子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知道,当然了,也是因为这个小天子还太小,很多东西都不懂,更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一直跟自己呵呵笑的人,就是自己的大仇人…………
 
    “来来来!再来一盘!”李林开始收拢棋盘上的棋子,小天子很是郁闷的看着。
 
    又过了一会,忽然又是一声爆笑道:“嘿嘿!有五个子了!你有输了!”
 
    “嗯……不玩了!”
 
    “来嘛!来嘛!接着玩!”
 
    李林哪里会玩什么围棋啊,所以一路上都在找这小天子玩五子棋解闷,为啥不跟家里的几个孩子玩,很苦逼的答案,李林玩不过他们,家里的孩子要么太小,连棋子都不会拿,大一点了,李林都是跟了从小就玩,结果都已经到了完爆李林的棋艺,搜易李林也就能够欺负欺负这小天子了…………
 
    正当李林还哄着小天子接着跟自己玩,让自己享受赢棋的快感的时候,车架外一声尖细的嗓音响起,道:“启奏皇上,辽公!前方不远就是泰山郡了!”
 
    李林给了小天子一个眼神,小天子很配合,立即对车外喊道:“知道了!到了泰山郡安排休息!”
 
    “诺!”车外的太监答应一声,随即便对前方众人喊道:“皇上有旨,到达泰山郡后休息!”
 
    “诺!”前方又是一阵一阵的答应声音。
 
    “真快啊!这就到了!”李林嘴角一挑笑着说道。
 
    “那个……”小天子忽然有些不好意的看着李林,吞吞吐吐的不敢说话。
 
    李林看着小天子的样子,没好气道:“有啥话快说!”
 
    “尿尿…………”小天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堂堂大汉天子,竟然不好意思跟一个臣子说自己有尿想去厕所。
 
    “嘿嘿!”李林无语的笑了两声,道:“那有啥啊!有尿了就说呗!”说着,一条帘子,对外面道:“天子如厕,让车马停下!”
 
    “诺!”太监赶紧答应一声,立即又对众人喊道:“天子如厕…………”诶!没办法,这皇上出门就是这样的麻烦…………
 
    终于到了泰山脚下,太史慈已经在山下迎接,扎下天子大帐,已经许久没见了两个兄弟,当然要好生庆祝一番。
 
    “报!”但是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在李林的帐外。
 
    李林和太史慈等人纷纷放下手中的酒肉,李林喊道:“进来!”
 
    随即,外面进来一名士兵,单膝跪在李林面前,道:“禀告主公,豫州朱灵将军急报,南阳曹丕兵马东进,已到襄城!”
 
    “曹丕!”太史慈惊呼一声,随即立即看向了李林,只看李林眼睛半眯着,没有说话。
 
    “报…………”又是一声长啸传来,李林没有说话,太史慈已经替他说了,“快进来!”
 
    另一名士兵也快步走了进来,跪在李林面前,拱手道:“禀告主公,徐州车胄将军急报,孙权以周瑜为帅,兵五万兵马从淮阴出发,北上攻打下邳!”
 
    “好大的胆子!”这一次,太史慈直接骂了出来,呵斥道:“难道他们就不怕死吗?”
 
    “呵呵!”依旧眯着眼睛的李林,轻笑了两声,对着虚空,缓缓说道:“一年了,这些个玩应终于坐不住了!冒出脑袋来了,更好!还省的我没有理由打他们了!”
 
    太史慈骂道:“妈的!元杰,这些必须要把他们处理干净!他们竟然在你不在洛阳之时忽然攻来!”
 
    李林嘴角邪邪的一条,道:“子义啊,难道你以为我就这么会想着到泰山来祭天吗?”
 
    太史慈微微发愣,随即恍然大悟,立即露出了跟李林很像的表情,指了指李林,道:“元杰啊!你啊你!呵呵!”
 
    “啊哈哈!”李林大笑两声,一举酒杯道:“来!喝吧!有仗打了,就喝不着了!”
 
    “好!”太史慈也是立即举起杯子道:“不醉不归!”
 
    从李林的话就能看出来,李林是不会无缘无故忽然想着要上东边瞎玩的,肯定是有目的的,就像是他的路线,先到许昌,又到徐州城,当然都会留下一番的布置,李林这个诱饵是相当的值得众人上钩的,其实李林也不过是一个引子,只能说曹丕和孙权太过坐不住了。
 
    三天后,风和日丽,万里无云,这也正是太常所定下来的泰山祭天的日子。
 
    汉朝在泰山祭天一早就有,最开始的刘邦,后来又到了汉武帝,但是自从这东汉中期以来,天子一个比一个昏庸,乱臣当道,让大汉天下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衰败,这祭天,当然也就是在洛阳那边意思意思而已。
 
    想当年汉武帝率群臣东巡,至泰山,派人在岱顶立石。之后,东巡海上。四月,返至泰山,自定封禅礼仪:至梁父山礼祠“地主”神;其后举行封祀礼,在山下东方建封坛,高九尺,其下埋藏玉牒书;行封祀礼之后,武帝独与侍中奉车子侯登泰山,行登封礼;第二天自岱阴下,按祭后土的礼仪,禅泰山东北麓的肃然山。封禅结束后,汉武帝在明堂接受群臣的朝贺,并改年号元鼎为元封,割泰山前嬴、博二县奉祀泰山,名为奉高县。此后,汉武帝又曾五次来泰山举行封禅仪式。
 
    而今日的祭天仪式,几乎也是按着祖宗的规矩来,祭台高柱,小天子在上身后跟随文武百官,李林各随在天子右后方,乃是天子与大臣只见的位置,也可以看出李林的地位之高,这便是已经不合规矩了,但是更加不合规矩的是,李林身上的衣服,乃是刘姓封王之人才有资格船的冕服,而李林就是穿了,而且还在这祭天之时,足可见李林的心性,不过李林才会管合不合规矩,因为今天的主角,可不是这泰山的祭天,而是李林已经下令派出六路兵马攻打曹丕和孙权,这两位不知死活的兵马…………
 
    张郃与洛河出发,令兵马两万南下攻打南阳,朱灵在豫州出发令兵马两万直奔西北方攻打曹丕兵马,而曹丕兵马已到襄城,可见乃是要直奔许昌而来,李林早就派了文稷驻守襄城,扛住曹丕兵马锋芒,等待张郃,朱灵南北两路大军夹击曹丕人马,到死后,三路齐攻击,就凭曹丕的实力,必定有来无回!
 
    在看徐州,太史慈三天前与李林大醉一场,便已经回了青州,今日,估计已经领军南下救援下邳,徐州城那边更是有车胄兵马已经准备多时,立即东进,攻打淮阴,淮安等地,还有更被忘了淮河北岸的田豫,已经更是聚集兵马虎视寿春。李林一直把刘备和孙权作为大敌,这样的阵势,当然已经布置许久,就凭这孙权那些连李林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马步军,如何能胜?
 
    其实放眼当今天下,只要是在陆地上,李林根本不去任何的兵马,自己的辽军已经强盛到了天下马步军的顶端,加上这次打来的,只不过是曹丕和周瑜,曹军乃是幽辽军的手下败将,李林当然更加有信心第二次完虐他们,而以水军见长的江东,李林很不理解孙全军竟然有胆子在乃是开阔地众多的徐州跟自己开战,拿到不怕自己的铁骑吗?
 
    唯一让李林有所忌惮的,当然还是那比战力更加厉害的智谋,也就是那两个人,荀攸,周瑜。
 
    所以早在李林从洛阳出发的时候,有两个人就跟在了自己的身边,徐庶,庞统,先到许昌,李林将徐庶留在许昌,若是曹丕攻来,立即前往前线,而到了徐州城,李林又将庞统放在了徐州,荀攸素来以正道御兵,跟徐庶的方式很像,用徐庶对付荀攸加上自己本来就已经强大到可以压制曹丕的兵马,李林根本不用看就知道结果了,唯一让李林忌惮的也就是周瑜了,一个壮年的江东周郎,加上还年轻的凤雏庞统,这俩人,谁强谁弱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战襄城
 
    成业二年春,曹丕趁李林带天子外出东巡之际,与南阳忽然发难,攻打李林,李林早有安排,文稷驻守襄城,听闻曹丕出兵,文稷立即屯兵鲁山。与曹丕先锋毛阶相拒于淯水,毛阶数次欲渡河,皆被文稷死命击退,一日后,毛阶遵荀攸之策,假作渡河,引文稷前来阻拦,随后,毛阶趋弓兵五千,造木筏半渡以击文稷,另外则暗遣两千余精兵,从他处渡过淯水,直袭鲁山。
 
    此刻文稷兵少,又尽数带出抵御毛阶,鲁山城中守备极为薄弱,被毛阶带领曹军精锐一举攻破,听闻此报,文稷心中大惊,恐被毛阶断了后路,慌乱撤兵,随即毛阶趁乱掩杀,将文稷杀得大败。
 
    鲁山一失,淯水之险不复存在,文稷无奈之下,唯有退守襄城,心中大为惊诧李林所说,命文稷死守襄城,文稷想明白以后,再也不敢轻易出城应战,时毛阶一路高歌。挥军去躯至襄城城下,却见文稷占据襄城,显然一副死守之局,而恰好曹军到来之前,襄城来了一人,一文士,正是从许昌赶来的徐庶。
 
    徐庶自从听闻曹丕出兵,而文稷屯兵鲁山之时,便已经料到文稷会败,但是许昌却又一时没有处理好,等到徐庶处理妥当,便立即赶来,这才正好赶上。
 
    要说这许昌之事乃是何事?不是别的,正是李林临走之前吩咐,命徐庶暗中与蔡瑁,蒯越通书信,稳住荆州兵马,对付曹丕,李林手到擒来,但是若是忽然荆州刘表出兵支持曹丕,那这个事情可就大了,毕竟荆州的兵马再加上曹丕,孙权,三方若是联合,李林的压力可是比在赤壁面对孙刘联军的曹操要大的多,而本就已经心向李林的蔡瑁和蒯越当然是立即答应了徐庶的要求,当然了,徐庶也不敢确定他们二人是否真心,但是按照李林如今的实力,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毛阶令麾下大将鲍勋引两千兵马前去叫阵,但是无论鲍勋如何谩骂,文稷就是不出,鲍勋屡次无功而返,但是徐庶何人,面对一个小小的鲍勋怎么会一直防守到死,乃待鲍勋神松懈之际,立即命文稷引三百精兵猛然从城内杀出,以三百破两千,鲍勋本人,亦是被文稷伤及一臂,仓皇而走…………
 
    听闻鲍勋战败,毛阶大怒,待重责此人一番后,却亲自引大军前去,但是一看到城头之上的文稷和徐庶,再看看这城头上的守军配置,便知道,这襄城,不是轻易可以拿下的!
 

当前网址:http://fetsgrill.com/a/duoyingyulepingtaiyule/20180530/9.html

 
你可能喜欢的: